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加强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管理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4-12-03 07:25:08 | 文章来源:求是理论网 | 作者:千钧客 | 【字体:
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官方网址:www.zyzhiku.com
内容摘要: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中国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多达数千个,已成为影响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其中一批在东欧剧变、中亚西亚北非“颜色革命”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非政府组织混杂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中国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多达数千个,已成为影响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发展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其中一批在东欧剧变、中亚西亚北非“颜色革命”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非政府组织混杂其中,他们打着公益环保、捐资助学、项目培训、文化交流等幌子,在我国内建立合作机构,广泛积累人脉,恶意插手热点敏感问题,千方百计开展意识形态领域渗透,肆意煽动民众与党和政府对立情绪,一定程度上对我国家政治安全形成了现实危害和潜在威胁。从国际上历次“颜色革命”看,一些有政治背景的境外非政府组织都担当了孵化、引爆、助推和组织者的角色,应引起高度警惕,尽快将加强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上升为国家战略。几点思考如下:
 
  第一,严格准入登记制度。从有利于推动社会事业发展和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设定境外非政府组织准入门槛,改变我国目前总体上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入境活动敞开大门的现状。特别是对有政治背景、宗教性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严格限制入境活动。对目前已经进入中国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要全面排查和甄别,符合准入条件的予以登记管理,反之则一律予以取缔。
 
  第二,实施活动许可制度。对已经准入登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国内招募志愿者、组织开展项目等活动,实行事先报批、审查许可。未经审查许可开展活动的,一律视为非法活动予以取缔。同时对境外非政府组织实施年度检验制度,对年内出现违规行为的,予以限制或取消境内活动资格。
 
  第三,加强资金流动监管。建立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活动资金银行监管账户,严格审查境外非政府组织资金来源、流向和财税活动等情况,并向社会公布审查结果。对附加无关条件的资金流动,及时予以阻止;对那些不接受监管、财务管理混乱的境外非政府组织,予以注销取缔。
 
  第四,强化打击非法活动。鼓励民众举报境外非政府组织非法活动,对发现从事与其身份、定位不符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可由民政部门决定是否注销其合法身份。对涉嫌从事违法犯罪或从事政治、宗教渗透损害国家安全的组织、人员,可由公安、安全机关开展侦查调查并依法打击。
 
  加强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既要打击非法,又要保护合法,既要加强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监管,也要大力培育国内民间组织发展,归根需要建立完善一整套法律体系和管理制度,形成依法管理、有序发展的良好格局。
 

海风:司法媒体高校成境外NGO渗透终点
 
  如果说互联网是西方反华势力在虚拟社会对华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平台,那么,在现实社会中,对我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主要推手就是境外非政府组织。可以说,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的渗透活动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从政府高层到基层民众,从高等院校到农村教育,从司法行政到媒体环保等领域,无不活跃着境外非政府组织的身影。他们打着扶贫助学、培训交流等幌子,贩卖着“自由民主”、“公民社会”等西方意识形态的“膏药”,在我社会各个阶层进行意识形态的渗透,培养西方利益的“代理人”,为实现其对中国社会的“民主化”改造奠定思想、舆论和人才基础。一些在东欧、西亚、北非国家“颜色革命”中屡屡得手的美欧非政府组织也已把工作的重心调整到中国,急不可耐地想在中国发动一场新的“颜色革命”,有的甚至已经在培养未来的反对派领袖。而我们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管控失位,使得他们在中国的活动如入无人之境。网络上的种种现象只是表象,境外非政府组织长年以来有目的、有计划的渗透活动才是这种表象的深层原因。对这个问题如不加以重视,意识形态领域的乱象就难以得到遏制,甚至会愈演愈烈,最终达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司法、媒体和高校是境外非政府组织对华渗透的重点领域,这几大领域也是中国自由化倾向最为严重的领域。律师、媒体记者、大学教授(公知)是境外非政府组织对华渗透的主要群体,也是他们的主要合作伙伴,这几大群体的表现如何,大家有目共睹,就不需我多说了。


网友:警惕美国利用非政府组织对我国西化分化
 
  美国的很多非政府组织有其政治背景,他们到包括我国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以资助办学、技术培训、医疗救助、合作搞科研、讲学等名义,进行美国人权观、价值观的思想渗透,支持反对派和不同政见者,甚至暗中干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美国现有各类非政府组织100多万个左右。分散在政治、经济、文化、体育、卫生、宗教、科技等各领域。它们的对外名称一般为:基金会、研究所、中心、商会、学会、公司、教会。除部分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民间组织外,许多非政府组织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成为政府实施对外政策的工具。有的名为非政府组织,实际是由政府出资建立的,如国家民主促进基金会、亚洲基金会、欧亚基金会,它们的经费由国家拨款;有的非政府组织则是部分经费靠政府供给;有的通过申请“研究课题”获得政府资助;有的组织本身虽与政府无直接关系,但部分成员与政府和军方的情报机构有联系,有的还是在总统的亲自授意下组建的,如国家民主促进基金会就是根据里根总统1983年的“民主计划”倡议经国会批准建立的。其宗旨为:“帮助非民主国家和‘封闭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人士’和‘不同政见者’开展‘民主运动’”。 
 
  美国的非政府组织除少数外,均要为美国政府的对外政策服务,在境外工作时,它们接受美国国务院所属的国际开发署的工作指导。其活动方式根据各自组织机构的特点来进行:通过布道、讲经和协助对象国的基层群众组建宗教团体,发展信徒,宣扬美国的政治和价值观;出资邀请访问学者到美国学习、实习和考察,以便将对象国的知识精英培养成崇美、亲美分子;做地方官员、学者和民间精英的工作,以使他们成为美国利益的代言人;支持甚至帮助对象国的异议人士建立非政府组织,然后通过这些非政府组织开展针对对象国政府的民主运动,达到改造乃至推翻对象国政府的目的。从前苏联解体的经历可以看到,是受美国价值观影响的政治精英们操纵彷徨的民意撬开了苏联瓦解的第一块砖。在格鲁吉亚、马克兰、吉尔吉斯的“颜色革命”中,也都能看到非政府组织的阴影。他们不仅为反对派出谋划策,而且提供资金和舆论支持。如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的索罗斯基金会的活动内容就有培训反对派、资助独立媒体、监督司法体系、邀请官员和学者免费到美国学习和考察。2004年10月20日,索罗斯在乌克兰的基金会一上国际复兴基金会的一份报告中称,它向马克兰的非政府组织分配了用于“与选举有关项目”的120万美元。 
 
  据美国有关机构统计,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非改府组织的鼓动和唆使下,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的十几年时间,东欧、中亚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增加了四五倍。目前中亚的非政府组织己有一万多个。它们在一些国家的政权更迭中都起了很大的作用。美国总统布什前不久在民主促进基金会的纪念午餐会上直截了当地说,基金会成立20年来一直站在100多个国家的民主改革的前列。最近18个月来,我们成为“玫瑰革命”、“橙色革命”、“紫色革命”、“郁金香革命”和“雪松革命”的见证人。布什就任总统以来,美国已花费46亿美元用于支持他国的“民主”反对派。 
 
  根据对象国不同时期的政治、经济、社会情况,掌权者的施政方略以及民意和思潮态势,美国非改府组织采取的活动方式也是不同的,有时赤膊上阵,有时幕后操纵,有时以友好慈善的面孔慢慢地进行渗透。对中国采取的方法就是后者。1998年美国国会众议院专门举行了一次关于如何在亚洲促进民主的会议。会议大部分时间用于讨论如何在中国促进“民主”。美国当权者和智英人士认为,演变中国要靠三条渠道:一是促进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把中国的经济体制纳入西方经济体制的轨道。因为他们认为经济体制的变革,必将影响政治体制、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改变;二是外交渠道,通过正常的外交活动或以合作方式(如协助改革司法制度、培训政经管理人才)或以施压办法(如在人权问题上)使中国慢慢向西方制度靠近;三是利用各类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宣扬“民主”思想并促进中国围内非政府组织的发展。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多年调查了解情况的基础上,于1994年出版了《中国非改府组织的兴起及其对美国的意义》一书。以进一步推动中国国内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并借助其开展美国的工作。于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后恢复了在中国活动的“富布赖特项目”是依据1946年8月1日杜鲁门总统签署生效的《富布赖特法案》创建的,活动经费由政府提供。该项目创建时宣称,目的是通过教育和文化交流促进国家间的相互理解,并借以向他国传播美国的价值观念。目前,富布赖特在中国的项目已从最初的人文科学扩展到社会科学,地理范围也从北京、上海、天津扩展到长春、武汉、济南、广州、厦门和南京等地。最近有人对在中国成立了办事机构的福特塞金会的负责人说,你们花了许多钱,但项目都是非常浅层次和修补性的,关乎中国发展的、就在眼皮底下的根源问题却不涉及。负责人颇有城府地回答说,因为是根源性问题,我们外国人来涉及,中国政府会不高兴,我们资助的一些项目确实是表面的,但只要方向是正确的,积累起来就会有意义。 
 
  布什连任总统后,在就职演说中表示,“美国的政策重心将是在全球范围内结束暴政,推动自由民主”,说穿了就是在全球推行美国霸权主义,输出美国价值观,加强对世界经济和政治的控制。有专家评论说,为实现这一目标,布什政府在加强军事攻势和外交努力的同时,还要强化非政府组织在“民主”输出中的作用。美国现已筹划创建“民主促进机构”,这意味着美国今后必将加强非政府组织在推行美国霸权主义中的作用。这个民主机构叫“快速反应工作组”。其成员不是穿军服的,而是文职人员,还包括志愿者。俄罗斯传媒称这个机构为民主特种部队,特就特在它为美国政府效力却不是官方也不是军方机构,而是非政府机构,还特在它不是在情况紧急时出击,而是在事件酝酿阶段就进入角色:策划、运作、协调,达到在对象国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稳定的政体”的目的。据透露,2006年,美国“民主”输出的开支将达到16亿美元。 
 
  美国非政府组织“颜色革命”下一步的重点在哪里?对中国当然是不会放过的,但对中国周边国家,也还要继续进行。布什透露说∫在国家民主促进基金会的协助下,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正在与白俄罗斯的公民社团领导人一道工作,目的是要将民主带入欧洲最后一个专制国家”。国家民主促进会今年4月曾在斯洛伐克召开会议探讨在前苏联地区发动“颜色革命”的问题,并决定拨款500万美元用于资助白俄罗斯的反对派,如组织在马克兰“橙色革命”中发挥作用的非政府组织对白俄罗斯反对派进行“夺权培训”。除白俄罗斯,美国的目标恐怕还要包括阿塞拜疆、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美国非政府组织在哈萨克斯坦也异常活跃,扶植了哈内部许多非官方组织,借助这些组织鼓励地方分权和搞私有化,培植基层的亲美情绪,企图自下而上对哈进行改造。目前哈反对派不仅具有合法地位,而且已初具规模,潜伏着闹“颜色革命”的危险。俄罗斯更是美国的大目标。俄总统普京在2004年的一次讲话中就表示他对西方非政府组织在俄罗斯的活动感到担忧,他说,一些外国非政府组织的首要目标是为其母国利益服务,而不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俄罗斯人。据俄罗斯情报部门透露,俄罗斯境内有600多个来自西方的所谓非政府组织,它们进行频繁的政治活动,有些还公开宣称,要帮助俄罗斯建立“公民社会机制”。在它们的帮助和鼓励下,俄罗斯已建立起许多基金会,如争取公民社会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开放俄罗斯基金会、社会富足基金会、新前景基金会、创造与建设基金会等等。俄罗斯有关部门认为,这些基金会的目标就是参与政治活动,目的在于推翻现政权。 
 
  在俄罗斯的外国非政府组织有的还直接从事间谍活动,俄联邦安全局局长2013年5月称,已挫败多起外国非政府组织的间谍活动,他列举了4个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其中就有美国“和平队”的活动。尽管“和平队”的发言人诡称,1993年以来他们在俄仅仅组织了7的多名志愿者为俄罗斯人提供英语和商务服务,但狐狸尾巴还是被抓住了。
 
责任编辑:企业文化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闻大杂烩 丽人风姿 书画家元植(李林)作品集 著名书画家李同安书画作品集
上海红旗电缆(集团)公司厂区一角 世界无车日 多地遭遇堵车 一组简单而富有哲理的插画你能读懂多少? 南海專輯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加强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管理的几点思考]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