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好大一棵树
发布时间:2017-07-23 11:39:54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屈荣芳 | 【字体:
欢迎访问海峡两岸网。官方网址:www.zyzhiku.com
内容摘要:——记甘肃方大建筑安装公程公司董事长田喜太先生


                                        好大一棵树

 


                                         ——记甘肃方大建筑安装公程公司董事长田喜太先生
 

 

 

                                 纪实作家  屈荣芳

 

 

                               一

 

 

   认识甘肃方大建筑的田喜太田总,是通过风神俊朗的窦鸿斌老弟。那天窦弟打电话说:“屈姐,我身边有一位老总,也是我一老哥,想复原他们村子的一棵千年古树,或者要记载这棵古树,您来做这件事,怎么样?”

我一听是千年古树,兴趣盎然,幻想的翅膀早飞到云外。

   在田家山田总的豪华小别墅,我见到了田总和他朴实、贤惠的妻子。我很惊讶,年过半百的田总,剃一大光头,印堂发亮,天庭饱满,颇有江湖侠士或得道高人之风骨。见我惊异的眼神,他风趣地说,我这尊容,走到哪儿都是一张亮丽的名片,别人想不记住都难。

   我们几人在一张很大的根雕茶案旁坐定,一边喝着田总为我们沏得上好的毛尖,一边听田总开讲古树的故事。

上世纪70年代初,村子的麦场边有一棵顶天立地,浓荫蔽日的千年古槐。那应该是天水古树家族中不可多得的珍品之一。听村子里老人讲,这棵树在唐代以前就有了。树的主干胸径足有四米,八个汉子合围才能免强抱住。主干高20米,7米处分出三个枝杈,胸径都在60公分左右。三枝杈分别伸向东、南、西南方向,硕大无比的树冠几乎把村子的一半捂得严严实实。

   古槐树一度是村子的象征和名片。七八里之外,可见其高隆如山的绿色树冠。你若打听去田家山的路,许多人或许不知道,你若一提到大槐树,十里八方的村民都会指给你。

春回大地的季节,紫色的槐花开满枝头,给整个村子送来清香芬芳。烈日炎炎的夏天,喜鹊、鸥鹭、黄鹂栖落枝头,绿荫巨伞下的一方天地,又成为最富诗情画意的地方和田家山村政治与文化交流的中心。中午或者傍晚,树下面坐满了村里的男人和女人。男人们打扑克、下象棋,谈天侃地。女人们纳鞋底,奶孩子,和自家的男人打情骂俏。混和在大人们中间的小孩们,做着各种有趣的游戏,一片欢乐祥和的景象。晚上12点之前,人群都不愿退去。

在那个物质精神极度匮乏、阶级斗争的弦崩得很紧的五六十年代,这里,成了田家山村民心心相印的精神家园和乐趣所在。

   就在1970年夏季的某一天,一只老鹰叼走了邻村一位妇女的擦汗毛巾。妇女叮嘱自己的丈夫一定要取下毛巾。丈夫借来两部梯子连带绳索攀爬树上取毛巾,遭到老鹰突袭,差点送了性命。

“毛巾事件”成了导火索。村干部动了杀伐之心。1971年的春天,村支书召集所有的村干部商议砍伐大槐树之事。原因有三,这棵槐树把半个村子罩得严严实实,村民在场里晒粮食都成问题。其二,老鹰在树上报了窝,经常叼村民的小鸡。其三,如若坎掉这棵大槐树,加工成坊板出售,可以换回一匹马,之后村里可以繁殖养马,为大伙增加收入。

   村干部表决同意后,又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讨论通过。程序合理合法。之后伐树的浩大工程便开始了,十几条汉子刀斧锯并用,大开杀戒,残忍地向古树挥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个多月后,古树终于訇然倒地,村子像发生八级大震一样,惊天动地。

   然后整个麦场成了木材加工场,整天轰轰隆隆,噼哩啪啦,那场面够宏大。加工出的18幅10公分厚的坊板终于换回一匹马,还剩下许多其它木料。就连那棵大树根被弃置一年后,挖出来做了许多根雕作品,还有村民整整一年的柴禾。

   田总当时还在上小学,看到那情景就想哭。心中的隐痛很深很深,就像心脏被挖去一样。他幼小的心灵在想,千年古槐经过千年风雨的修炼,肯定是有神性的。这位村民世世代代的保护神,看着他的后代子孙就这样无情凌迟自己,千刀万剐,情何以堪,魂归何处?

   过后,有部分群众提起这事总是叹息地说:“可惜啊,千年留下来的古槐美景,永远消失了。”

   “文革”期间,人妖颠倒,人整人,人害人,许多精神领袖和大人物被打倒了,士大夫阶层被彻底摧毁,老师成了“臭老九”。这意味着传承传统,支撑价值体系的阶层被蔑视,被瓦解,民族的道统被彻底破坏。许多承载古老文化、精神信仰的古树、古文物、庙宇建筑惨遭厄运,也就不难理解,成了焚书坑儒的另一种版本。

 

                      二

 

曾经的田家山村是一处深卧偏僻山坳,名不见经传的落后小山村。有着70多户人家,360多口村民。干旱缺水、交通发展滞后,村内巷道雨天泥泞不堪,给群众出行带来诸多不便,又没有任何资源可供开发利用。

村民唯一的出路就是外出搞副业,做建筑,苦干苦拼,倒也产生了一批较有成就的包工头或建筑老板,田总便是其中之一。做建筑富起来的田总,和村子里其他几位做建筑富起来的能人一样,就像当年被砍倒的那棵大槐树,在田家山村起着精神领袖的作用。

田总的企业做到一定规模后,境界升华很快,做慈善公益事业成为他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

他决心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改变家乡一穷二白的面貌。

村民们心里有一杆秤,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那可是田总搞起来的。

先说修路。他带人帮村子拓宽、平整、硬化了一条3.5米宽,5000米长的主干道,还有通向家家户户的小便道,解决了村民出行难的问题。

其次是引水。他带人在村子铺设了所有的上水管道,而且用的材质全部是能够保证质量与卫生的PPR管道。把涓涓清流引到了广大村民的院内灶头,结束了村子以往取水靠牛拉、靠扁担的历史。

这中间,他凭借自己的人脉资源和影响力,上下奔波,多方疏通,虽然最后争取到国家村村通项目和人畜引水工程项目的资金,但前期都是他垫付资金,自掏腰包。

2015年底,田总又自筹资金10多万元,为村子里全部安装了新式节能路灯,避免了村民夜间出行受阻。

就在这一年,在十里八方都很抢眼,高端大气的村民文化阵地建设搞起来了,这也是田总的功劳。他的公司一次性拿出30万元,为村里规划设计了这个建筑面积200多平方米,包括老年活动中心、农家书屋、村级医疗卫生室、幼儿园等功能齐全的活动场所,还建成一个700多平方的文化广场,健身设施一应俱全,真正成为一处集成式的村民活动、村民议事、便民服务、教育培训、文体娱乐的中心,极大地丰富了村民的业余文化生活。

2016年“六一”儿童节这一天,有感于自己童年的苦难生活,他为自己的母校兴隆小学捐赠钢琴四架。

近年来,他为孤寡老人,军烈属、老干部、老党员、特困户、留守家庭捐款捐物更是常态。也经常默默地拿出一些资金支持一些文化公益项目和文化人的图书出版项目。

田总说有一天,他回到田家山,发现那株消失几十年的大槐树庞大根系的一枝,从地下延伸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奇迹般地长出了一棵小树,枝繁叶茂,绿意盎然。他在想,这是不是预示着某种统领精神的东西一直都在,只不过暂时埋没地下,如果遇到合适的土壤气候环境她会钻出地表,生机勃勃地成长起来。

几十年前他内心的那份隐痛又被激活了。他决心在原来挖走大槐树的地方,移栽一棵大槐树。我看到他选中的那棵要移植的大槐树,远远没有他和村民们为我描述得那千年古槐十分之一粗壮,但我已很欣慰与踏实。我清楚他不仅仅是想为村民还原当年那棵大槐树的风貌。冥冥中他是在帮村民寻找过去一度被毁坏的精神家园和文化之根脉,重建道统。

此刻的田总,在我眼里绝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更具备大槐树的精神与情怀,浓荫蔽日,遮风挡雨,为田家山带来一片绿色的希望。


望远处峰峦叠嶂,一脉如黛。回视脚下,民风纯朴的田家山村,牛肥马壮,水电路三通,党支部和群众文化阵地“两地”建设高端气派,有一些工人还在村口的电线杆上安装着路灯。潜意识里这绝对是一个充满活力与激情的文明小山村。

 

                     三

 

惺惺相惜。因为投缘,我和田总后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也听他和他周围的朋友讲到他的一些身世经历。

1974年,初中即将毕业的田喜太由于家庭的原因辍学在家。年仅17岁的他被村革委会聘为文书。

一年后,少年田喜太逆袭成功,当上革委会副主任兼文书,那年他十八岁。

1976年“四人帮”粉碎后,一切拨乱反正,大队领导班子进行了换届选举,旧革委会人员全部下台,四喜太仍旧被群众选作新一届村委会副主任兼文书。

可就在1978年的某一天,年仅21岁的村委会副主任田喜太却突然宣布辞职,要去城里搞副业。群众惊愕之余,自然不会答应。可田喜太就是铁了心想走出大山,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撂下挑子,连夜逃跑了,去投奔驻扎在航修厂搞基建的本村人组建的皂郊建筑队。

起初没有技术,他只是一名小工。半年后,他已是一名合格的技工,砌墙、抹灰、编钢筋样样来得。

一年后,由于他有文化,能看懂图纸,头脑又灵活,已担任皂郊建筑队施工员,后担任项目经理,领着大伙干活。

当时的省建五公司承揽了航修厂这家国家重点军工企业搬迁建厂的所有主体工程,皂郊建筑队和其他几个建筑队承揽了所有的辅助工程。这期间航修厂的围墙,道路、厕所、污水处理厂等工程都是皂郊建筑队承建的。田施工员最得意的一项工程就是航修厂宝伞室的建设,这个宝伞室是专门用来维修飞机时凉晒飞机尾翼的伞包和飞行员的伞包的。屋顶的起架很高,技术要求也很高,这对于没有大型机械设备的民工队来说,完成这项工程全部靠人力。可田喜太还是领着施工队排除一切困难,保质保量地建成这个航修厂的重点工程项目。那应该是一项早期的优质工程,后受到航空系统领导的表彰。工程落成典礼的那一天,田喜太站在宝伞室门口,看着自己亲手所干的工程,像凯旋归来的英雄,无比自豪,无比骄傲。

1986年航修厂的建厂工程全部结束。由于皂郊建筑队在那里干得几年打了漂亮的大胜仗,建筑队负责人信心大增,在原建筑队的基础上筹建成立了秦城第二建筑工程公司,添置了一些大型的建筑设备。田喜太出任公司副处长职务,独立承揽工程任务。

紧接着秦城二建公司承揽到天拖厂建厂的一些主体工程任务, 几年以后,工程按进度全部搞完,秦城二建公司在天水声名鹊起。

1993年,田喜太离开了秦城二建公司(后更名为秦州二建公司),凭着他的诚信和人脉资源筹集到一部分资金入股,和别人合作组建了秦州区四建公司,他担任副总经理。

在田总的运作管理和苦心经营下,秦州四建公司很快风生水起,在业界口碑很好。承揽到两区五县及陇南地区党政教育部门的一些重点工程项目,公司规模也在不断地扩大。

2007年,随着天水旧城改造步伐的进一步加快,城市规划及综合功能的大幅提升,“5.12”大地震后,天水作为甘肃受灾较重的地区,灾后重建项目的全面启动,天水的建设工程和房产开发市场项目像井喷式聚增,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最佳发展投资环境。田总感到时机成熟了,便拉一块合作的项目经理赵总出来单干,准备组建自己的建筑公司。许多原来一起跟随他干过的技术人员与管理人员听见田总要成立自己的公司,基于他人格的魅力,都纷纷前来投奔。

这时的田总是稳重清醒的,他没有急于注册公司,而是挂靠其他公司先在市场上默默运作了几年。这期间他仍然是靠诚信、品质及多年的人脉资源接到不少工程。

2010年5月,厚积薄发,田总终于高起点的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甘肃方大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元,他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甘肃方大建筑公司是一家建筑施工总承包二级,市政施工总承包、道路照明工程和起重设备安装工程总承包三级资质的综合建筑公司。方大公司从创办之初就沿着“优质、高效、卓越”的目标奋斗,以“诚信为本,奉献精品”为宗旨,秉持着“诚实守信闯市场,开拓创新促发展”的经营理念,不断拓展公司新的发展空间和生存领域,先后承接了全省范围内的一些比较大型、有影响力的工程建设项目和大型的公用设施建设项目、安装工程项目。 比如秦州区经济适用房锦绣园住宅小区,天水农业学校教学楼、武山县文体中心,清水县教育体育中心、南郭寺成纪博物馆、秦州区坚家河商务大厦,清水县第六中学综合实验楼等等建设项目,建筑面积36.8万平方米,签约总价7.87亿元。严格地说方大的每一项工程项目都可以称作优质样板工程,只不过田总为人太过低调,不善于包装炒作自己。他总是说建筑是干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尽管这样,方大公司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创建全市优质工程19项,荣获市建设局颁发的麦积奖3项,文明工地四五处,工程合格率100
%。最让方大人自豪的是公司以质量零缺陷,安全零事故赢得了社会的普遍赞誉,也为公司带来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2014年公司被甘肃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目前方大已进入非公经济50强。

 

 

                          四

 

和田总熟了,有时他请我吃饭,亦或喝茶,我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现在建筑商或者开发商不是心忒黑吗?偷工减料是常有的事,所以中华大地上才会出现一批又一批的豆腐渣工程。

田总对我如此尖酸刻薄的问题,只是朗声笑笑,一点也不生气。这次我看清了,他饱满的印堂依然闪亮,不仅仅是侠士,高人,更有佛家的慈悲与心包太虚。

他说,你说的偷工减料问题在我们方大根本不存在。别的公司有没有我不敢肯定,偷一根钢筋值多少钱,谁都会算帐。要是被甲方派来的监理发现了,重新返工这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再者,最主要的是市政建设工程,无论工程量大小,都是真正的良心工程,民生工程,培德工程,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伟业。没有品德的人注定干不了这个行当。我在建筑行业摔磨滚爬了整整40年了。说实话我很热爱我的职业。别人喊我们农民工就农民工,被人瞧不起没关系,我一直觉得我们建筑工人这个群体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群体。在荒凉的地方创造繁华,留下繁华让别人享受,我们又去寻找另一片荒凉创造另一片繁华。

你也知道我是从小工干起,在最艰苦的七八十年代,我们民工队二三十人睡大通铺,只用一两个洗脸盆轮流洗脸的年代我们都没有偷工减料,现在条件这么好,国家政策这么好,怎么会想起偷工减料。过去我给别人干不会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现在给自己干更不会。

田总还说,他每次去工地巡视,都会找到各个班组各个部门的人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有时他会特意找到甲方派来的监理人员,对他们说,你只要发现我们的工人有偷工减料的行为,就直接找我举报,我来处理。

田总告诉我一个情况。2007年“5.12”大地震过后,建设工程存在的问题集中暴露出来。国家针对这个出台了建设工程的终身问责制。甲方是终身问责,承揽工程乙方也是终身问责,监理也是。只要你白纸黑字的名字签到那儿,若干年以后,一旦工程质量出了问题,即使你死了也要承担这份责任。此后,这些你所说得豆腐渣工程大大减少,现在工地上偷工减料的情况基本很少。

在方大,田总经常告诉员工,质量和安全是建设行业的两大生命线,缺一不可。不要抱任何挠幸心理。

可能是为了打消我对建筑行业很深的误解,了解现在建筑工人的生存状态。田总提议他会找时间安排我到他的工地体验一两天的生活。

对此我彻底心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就在前不久的某一天,田总安排两位中层管理人员陪同我体验生活。工地是秦州区国投公司建的经适房山水嘉园5号楼,应该是工程封顶前一天。我被发了一顶安全帽,猛然间我有了建筑工程师的风范。

上午,由年轻帅气的董经理带我参观整个现场施工流程和作业面。

他从回方填土、地下停车场、人房工程、消房工程、水暖安装工程、钢筋混凝土浇铸工程,一边讲一边指给我看。

这期间,董经理不停地给我赞叹:你看我们的砖墙砌得直不直,都是红外线垂直划线的!你看我们的配电柜做得标准不标准!你看我们的人防工程的水泥钢板门做得结实不结实,这和银行金库门是一个规格,可以防止炮弹轰炸、水淹、地震等意外灾害。我这才知道现在的住宅小区都要求建有人防工程。目前国家边境形势危机,内忧外患,再加上地震频仍,建人防工程确实解决了老百姓的后顾之忧,人心大快。

下午由张工陪我参观。张工是一位七零后,四十多岁,低调沉稳,目前在公司管安全生产这一块,持有国家二级建造师证。他最早是做工程监理的,后来认识了田总,总觉得田总这位老板是他认识的诸多建筑老板中人最实在、最平易近人的一个。于是感于他人格的魅力,跳槽过来,追随在田总身边,做了一名安全管理工程师。

他对建筑施工流程几乎烂熟于胸。从甲方立项后通过招投标公司开始招投标讲起。乙方中标后踏勘现场,找坡度,打桩,基坑围护,土方开挖,签探,砖胎模做垫层,找平层,一直讲到主体结构完成,主体验收,装饰装修阶段。这期间他还讲到工程监理公司的身份和职责,监理是不隶属于甲方、乙方、建设主管部门的独立第三方,也是通过招投标中心进来的。

讲完以后,他又领我到工地现场察看每个环节,具体指给我讲每个环节施工的情形。

我算是明白了,所有的建设工程无一例外都是广大农民工的杰作。但又不是别人想得那么简单、好干。从木工、瓦工、模板工、钢筋工、电工、水暖工、粉刷工,这中间没有一样工种是简单的,轻松的。所有的高楼大厦都是这些农民工在高强度、高密度、高难度和小溪一样流淌的汗水中成就的,也成就了城市的辉煌灿烂。

听张工讲完,我心中开始涌动着对建筑工人、建筑群体的无限敬佩、感恩。当我们坐在高端大气的办公室静静地处理文件或者完成科研项目时,我们往往忽略了这个伟大群体的贡献。甚至我们有些人瞧不起他们所有的付出和汗水,或者拿着高工资、享受着优厚待遇,骂爹、骂娘、骂政府,把手中的福报当垃圾一样抛弃。

以后,见到建筑工人,我们是不是该低下我们昂贵的头颅,躬下我们优雅的身子,送上我们的笑容,也送上我们的问候。

 

                      五

 

今年刚刚进入花甲之年的田总,在我面前不止一次地说过,他想把自己锻造成一位优雅的人。起初我不知道他所指的优雅标准是什么,是言谈举止、衣着外表,还是内在气质。                              

后来,我明白了,这优雅可能更多指依止自己内心的引领。

我心即佛,心到即佛到。境由心造,相由心生。

田总很长时间已经有了归隐田园的思想。公司现已步入正轨,有职业经理人在打理。几个孩子都在外地或国外发展,有自己的天地。他除了继续做一些公益慈善项目外,就是和老婆在他们田家山种了一大片菜地,还有一大片花海。

他还想着过些时候再养一些猪、羊、鸡等动物家畜。

他很向往陶渊明陶公当年的归隐生活,“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有许多高人的田园隐居生活。
   每到周末,他会开车带上妻子去田家山侍弄他的菜地和花地。他时刻不忘自己农民出身,他很喜欢这种道法自然的田园生活,这种内心的恬淡和静谧。这可能就是他所追求的优雅。

农民工出身的他,一辈子和泥土钢筋打交道,造就了他高尚的品质。他热爱这个职业,甚至这个职业已化做他生命的一部分。做了老板的他,依旧离不开这个群体,这亦是一种优雅。

 

     作者简介:屈荣芳,女,汉族,编剧,纪实作家。1966年11月出生于甘肃天水,现供职于天水市教育局,研究生学历。业余主要从事文学创作和传统文化研究,对文学有着持久的忠诚和理解。现为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及专业论文1000多篇,有作品集《岁月流芳》、《深情回眸》、《缘定今生》、《潮起潮落》、《源归自性》和编著《三阳文选》出版发行,有多部微电影剧本拍成影视片。

联系电话:18919389084

联系地址:天水市建设路74――2号天水电教馆  屈荣芳

邮编:741000

QQ:472317820

 

 

责任编辑:屈荣芳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外媒:中国航母建造大提速 南北同时造三艘巨舰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已开始清理甲板?下水指日可待 中美俄角力激光武器新战场 中俄进步十分迅速 马伟明:中国船用电磁装备研发实力超过美国
台籍博士生王裕庆、张立齐谈 台湾青年是如何知道228起义的? 多位代表委员提议二孩补贴:起码应该够奶粉钱 吴士存谈南海:中国岛礁建设要有必要防卫措施 今年还有93大阅兵类似纪念活动吗? 外交部回应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