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毕殿龙:台湾的名嘴、大嘴、歪嘴、臭嘴和馋嘴
发布时间:2009-06-22 15:53:07 | 文章来源:海峡两岸网 | 作者:毕殿龙 | 【字体:
欢迎访问海峡两岸网。官方网址:www.zyzhiku.com
内容摘要:台湾从民主和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观察,在世界上最出彩的,除了可以上演全套活剧的立法委员,如裸体、扔鞋、扇耳光、霸占主席台、反锁立法院议事厅大门等外;另外一道风景就是,台湾的政论节目多,所以名嘴就大行其道。但真正

台湾从民主和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观察,在世界上最出彩的,除了可以上演全套活剧的立法委员,如裸体、扔鞋、扇耳光、霸占主席台、反锁立法院议事厅大门等外;另外一道风景就是,台湾的政论节目多,所以名嘴就大行其道。但真正的名嘴不够的时候,要维持政论节目,或者要通过政论节目达到某种目的的时候,就衍生了除了“名嘴”之外的“大嘴”、“歪嘴”、“臭嘴”和“馋嘴”。

文章开始之前,得先做些名词解释。按照本人的理解,写文章量大质量高,上电视参与评论多而又犀利的,应该称为政治评论家,如果只会写文章,而没有或者不能在电视、电台、演讲场合发声的,那应该叫评论工作者。如果语言评论明显多于发表文章的,而且观点全面深刻,即便是上电台电视台随机评论,也很爱护自己的羽毛,评论客观公正,并且肆意发泄自己的不满,能够考虑到社会大局,既能监督政府减少弊端、提高效率,又不哗众取宠,增加社会的混乱和焦虑,这样的人才配成为“名嘴”;“大嘴”,就是评论不乏闪光之点,观点对、错参半,对社会的影响也亦正亦邪,又因为过于迎合社会上猎奇、苛刻、偏激的风气,少了一份对社会的担当和责任,没有系统思考和组织自己言论的系统和严谨,成也此嘴,败也此嘴,这样的嘴只能叫大嘴,很多政务官可能不怕名嘴怕大嘴;“歪嘴”,则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立场,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颠倒是非、混乱逻辑,就是要人接受他的意识形态。这样的嘴,因为缺少客观公正,并且不是因为无知和无意识,只能称其为歪嘴。“臭嘴”,则比较容易理解,因为观点不是用说理来证明的,是用诅咒和怒骂的方式来表达的。本人关于对台湾名嘴现象的文章,酝酿已久,如果一周之前写这个文章,还没有“馋嘴”这个名词,但是最近因为最近名嘴和台湾的司法政商界名人吃饭,吃得新闻火爆,所以,也就多了个“馋嘴”的概念,如果笔者继续懒下去,拖一阵子,真还不知到还会冒出什么嘴出来的,趁其他嘴还没发现或者形成之前赶紧成文,说不定是节省笔墨最好办法。

做名嘴一般是从做大嘴开始—即爆料开始的,也有从政的人物转而名嘴(但歪嘴的时候多),也有名嘴转而从政的,一般由写文章出名之后而名嘴的属于实力派。很多人认为做名嘴惬意而容易,所以,阿扁在任上,不做领袖,爱爆料;卸任后,到处发言、抢占媒体要做名嘴,不惜出卖自己子女的隐私,连自己的下一代都不断向媒体投书,甚至要转行做名嘴。尽管台湾言论在华人世界是比较自由的,但在电视台、电台能够露露脸、发发声,针砭一下时弊、臧否一下人物,靠嘴吃饭并不难,但要做到名嘴的确不容易。台湾产生名嘴多,除了言论十分自由外,蓝绿长期对抗,阿扁一家也成就很多名嘴(可按毕殿龙搜索参看《阿扁自白,仔细看看,我浑身都是宝》)

 

台湾的立法委员强势,大家都已经领教过了,经常可以看到政务官员在立法院被修理得满头包。对台湾官员来说,立法委员的质询,毕竟有次数、有时候的,至少还有休会期,但名嘴等这些嘴们,因为要靠嘴吃饭,一年四季都不会停下来。为了让人能够轻自己上电视、电台,很多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反正台湾的言论自由真的很自由。在华人社会里,恐怕就数台湾的政务官难当。如果不是真的“为人民服务”,有点牺牲精神,比大学教授、校长多不了几个钱的政务官还真没有人愿意干,所以,台湾只要不是怕自己吃案、玩案被调查、老着脸皮频频以任期保障为由不下台的,台湾的官员,只要不是当官为了自己多贪污、多点自己利益,一旦干得不好,他们辞职就成了家常便饭。政论之嘴,对台湾的社会和政坛影响之大,可见一斑。如果两岸进一步交流的话,倒是幻想有一天,两岸制定交流计划,让大陆的官员来台湾实习,看看什么才是人民的公仆和为人民服务;也让台湾的名嘴去大陆呆一段,他们也许更能够知道怎么样才能够为社会负责任。

政论之嘴对执政者的监督、评论当然是民主社会的常态,总比有的政府只有一种歌功颂德的声音要好。但是物极必反,如果台湾去中国化还没有特别彻底的话,应该知道有这么一句古话“清谈误国”。言论自由固然是公民的权力,但如果政论之嘴只是分析事实,而不轻易判断,即使做出判断,也别咬牙切齿地要动辄要别人下台,或者鼓噪民众包围了、上街头了等,再退一步,即使自己有了判断,但别把这些判断包装主流民意,必须要政府执行,或者他人不得有异议,不听就开骂。其实,这也是一种强奸民意。另外,政论之嘴因为如此之多,而且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但又都能拥有足以影响大众判断的媒体平台。一些低质量的政治评论,多数是看看报纸,没有像写文章那样,有系统地思考或者可以让人反复检验并能够展开讨论。好的评论,固然可以减少官员腐败、提高政府效率,但那些不负责的评论则往往让政府决策有父子骑驴的困惑,而对电视、电台观众、听众来说,不是因为听了多一些的政论之嘴的言论变得更明白,反而会更加焦虑和困惑。

民主的东西即便有缺陷也比专制的好,如若不然,自己的文章也说不定会被这“坝”那“霸”的给封堵了。我的意见不是反对大家发表言论,而是希望珍惜言论的自由,并对自己拥有比大众有更多的话语权负有多一些的社会责任,别标新立异,更别用危言耸听来哗众取宠,多一些分析,少一些结论;多一些研究,少一些道听途说、人云亦云;多写一些文章,少发一些随机的牢骚;作为电台、电视台,应该少一些职业政论之嘴,多一些社会或专业人士;少一些收视率的考量,多一些观察、报道视角。如果歪嘴少一些,社会就多一些是非和真相;臭嘴少一些,则可以引导媒体或者社会的更加文明化;少一些馋嘴,政治评论会更加超然公正。宁缺毋滥,名嘴多了,其他嘴少了,对政府的监督才更有效、有力。媒体上的发言毕竟不同街头民众偶尔声嘶力竭地喊喊口号。

名嘴都是给别人挑刺,很少被人评论的,今天也让他们尝尝被评论的滋味。笔者的感觉,台湾的政论主持人李涛的风格是可以引导话题层层递进,步步深刻,而不像单独地晒新闻;李艳秋则轻松幽默又失深刻,文茜则比较善于调动来宾情绪、让来宾每个人都活跃起来无缝衔接,深入传递,平秀琳则是有十分强劲的冷幽默,对主持节奏也把握得很好。对于名嘴来说,胡忠信,电视评论尽管不是最明锐、深刻、全面的,但十分大气、有自己的观点而不偏激,加之他的文章是名嘴里写的比较好的,所以,从年龄等方面综合起来,排在前面;沈富雄分析全面,八面玲珑,老谋深算,不偏激,不大容易引起社会的焦虑。台湾最让人讶异的是,女人从政比男人的兴趣还高,女人政论基本都很有见地,有名者很多。比如,陈凤馨是女评论员里最聪明的,分析十分全面、深刻、客观、公正,反应机敏,言辞犀利,文萱是比较深刻客观,但又不带很大火气,表述十分有层次。黎建南,深刻、犀利极富实战的操作性和杀伤力,用词简洁精准;江珉钦是学者型的名嘴,中正平和、冷幽默很厚重地全面分析、评论;黄创夏和董智森属于方面和局域深刻、犀利但又十分幽默。陈挥文是诸多评论者中看问题最快、最透彻,也说的毫无保留的,欣赏他的分析不欣赏他的结论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观点表述火气再小一些、对待观众继续理智克制更好,相信是评论界难得的奇才。如邱毅、张显耀、孙大千等有政治任职的名嘴不在评论之列,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名嘴也没有被提到。有至于其他歪嘴、臭嘴、馋嘴(不仅仅是指被特定人或团体收买性的吃饭,也包括其他利益交换),相信民众自己会找到适当的人头,那些嘴们也自可对号入座。至于本人,如果也要对号入座的话,拿就认领个“多嘴”好了,不是多嘴,人家是什么嘴,关你你啥事?话说完了,我也赶紧“闭嘴”。

(毕殿龙)

责任编辑:美介传媒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毕殿龙:中兴危机公关为何必须包含高层请辞? 台独言论和导向真的不值大陆学者一驳吗? 美媒披露美俄总统通话内容:特朗普扬言不怵军备竞赛 毕殿龙:冯小刚的《芳华》名过其实
蔡英文政府支持大陸所谓民主發展經費曝光 第四屆南台灣兩岸論壇12月9日於高雄舉行 毕殿龙:聚合涉台人才智力资源 戮力两岸和平统一 给国台办的公开信:发挥民间团体作用,推动两岸早日统一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