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发布时间:2017-07-05 16:23:02 | 文章来源:海峡两岸网 | 作者:张卓如 | 【字体:
欢迎访问海峡两岸网。官方网址:www.zyzhiku.com
内容摘要:据李若雯《灵魂的轮廓:纪念陈映真先生与他的时代》一文里提到:「殖民地的人们生来即负历史之枷,帝国主义对灵魂的戕害,仍以各种华美而具成瘾性的形式存在于社会,要如何去意识、去铲拔精神根植的次等性,这应便是在殖民
据李若雯《灵魂的轮廓:纪念陈映真先生与他的时代》一文里提到:殖民地的人们生来即负历史之枷,帝国主义对灵魂的戕害,仍以各种华美而具成瘾性的形式存在于社会,要如何去意识、去铲拔精神根植的次等性,这应便是在殖民时代出生,看惯了奴颜卑膝的人民的作家毕生最大的志望吧。」
 
牡丹社事件的西乡都督纪念碑
 
  台湾知名作家陈映真过世的2016这一年,在台湾恒春半岛的车城乡,屏东县文化处将位于石门古战场一座纪念碑上「澄清海宇还我河山」8字挖得光秃秃,准备恢复日本殖民时代所立的「西乡都督遗迹纪念碑」,在海峡两岸引起强烈反弹。

 
这位西乡都督就是在就是在清同治十三年(1874)2月,日本借口琉球海难难民在台湾遭牡丹社高山族杀害,率兵侵台的日军首领西乡从道中将,随行的陆军中佐(校)佐久间左马太,为1895年日本据台后的第五任台湾总督。

牡丹社高山族
 
  同年5月13日,台湾道夏献纶到龟山日军驻地同日军首领西乡交涉,指出:「琅峤十八社归化为中国所管,载在《台湾府志》,最为可凭。贵中将谓久闻非中国版图,所凭甚多,不遑枚举,请略举一二显示。」并将带去的《台湾府志》一本,内开琅峤十八社系属归化生番,交其阅看。当时到台帮办防务的钦差大臣沈葆桢也在奏章里记述:(日军首领)「仍坚以生番非中国版图为词。即将带去《台湾府志》(《续修台湾府志》:1774),检出内载生番各社岁输番饷之数,与各社所具切结,令其阅看,反变羞成怒。」
 
  当时,日本考量本身的实力尚不足以与中国谈事实,不讲道理,于是将军队撤离台湾,西乡都督在船上望着台湾岛,深信日本在经过一段韬光养晦后就会再次降临这美丽的宝岛。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1876年时的西乡从道 西乡从道和台湾的高山族合照
中国海军的刺激
 
  光绪十七年(1891)日本东京外的横须港,数条军舰上黄龙旗威风飘荡着。这是中国的北洋海军(水师)提督(中将)丁汝昌率领之访日的北洋舰队。它是于光绪十一年(1885) 夏,清朝向德国伏尔铿(Vulcan)造船厂订造之七千多吨的「定远」和「镇远」之最新级铁甲巨舰回国后,加上陆续添购的船舰所成立的舰队。以山东半岛的威海卫和辽东半岛的旅顺为两大基地。由丁汝昌担任北洋海军舰队提督,定远舰管带(舰长)刘步蟾及镇远舰管带林泰曾都是福州船政学堂首届毕业生,中国海军首届留英学生。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
 
  丁汝昌访日此行虽口称友好,却不无示威之意。随后,定远舰上举行了招待会,邀请包括日本议会的两院议员和记者在内的日本各界人士出席。他们看见「定远」和「镇远」舰那样具有三十点五公分(十二英吋)如此被当时日本人感觉是「妖怪」的大砲四门、十五公分口径砲两门。及三十二公分超厚装甲板的防御能力和旋转砲塔的攻击能力之最新级铁甲巨舰,都自叹不如,竟而产生恐惧。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北洋舰队定远号 北洋舰队镇远号
当时参观的民众形容「镇远及定远是大象,『三景舰』是虎、狮。如果再多一只速度快的猎豹就应该可制伏此庞然巨物了。」三景舰指的是在此之前,日本爲了对抗北洋舰队的「镇远」及「定远」两艘铁甲舰,发行一千万圆军事公债向法国订购军舰─松岛,它与姊妹舰严岛、及后来的桥立,合称「三景舰」。该级舰排水量四千多吨,虽不如「定远」和「镇远」排水量七千多吨那样巨大,但也配有三十二公分砲一门与安式十二公分砲十一门。由于「三景舰」只片面追求攻击能力,而忽视了防御能力。当时日本海军之父山本权兵卫如此戏称:「手持利刃之赤身裸体兵。」
  而和山本同样出身于萨摩藩(位于九州西南部)的日本武官─西乡从道、桦山资纪、东乡平八郎、看了北洋舰队的巨砲和铁甲舰后忧心忡忡,决定向日本政府建议购买射速、船速快的军舰相抗。当时政府为首相松方正义组成的内阁。海军大臣(海相)为子爵海军中将的桦山资纪。他与西乡从道,和清国的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一样是陆军出身的将领。和桦山同乡的另一内阁成员,陆军中将子爵高岛鞆之助为陆军大臣,两位是军人派的代表,1895年日本侵台时的分别担任台湾首任总督及副总督。另一长州藩(位于日本本州岛最西与九州岛的萨摩藩隔海相望)也把持日本的军政大权。但因议会对政府有财政监督权,此预算受到议会的阻挠。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桦山海军中将 西乡陆军中将
  
 
 
议会的掣肘
当总理大臣松方正义把预算提交议会后,议会以「养民」为题,不信任海军当局为理由。削除了军舰制造费等预算。海相桦山对此深为不满,在议会上咆啸︰「试问自有海军以至今日,无论何役,曾有污辱国权,损害海军名誉的事吗?…由之,不信任的,不仅今日的海军,还有现政府,须知,现政府即昔日承当内外多难的政府。任何说是萨长政府,抑任何政府,试问:今日保国家之安宁,四千万生灵之安全者,是谁的效力呢?」话毕笑声四起!
   
  「诸君!何笑之有?因噎废食,遗误大计,恐我等无面目以对目下诸先杰。」语毕,引起议员的怒骂,并羣起责海相的无礼。
 
  民党斗将岛田三郎称:「阁下是决心与议会斗争,所以议会只有否决,才能保持分裂。阁下夸张萨长政府的功劳,实为过失,而且这句话对天皇陛下是失礼的。」
  
有了这一伤感情的纠纷,海军的要求,被大多数否决。但此议会在松方内阁之要求,天皇的默许下,成为日本议会史上第一次的解散。后来,松方内阁也因高岛及桦山的辞职改任枢密院顾问官,失去奥援而解散。
    
  当议会与政府冲突时,舆论也多指摘「藩阀政府」。指摘的目标为长州藩出身之伊藤博文所创的德国式宪法。更以应采用同为岛国—英国式宪法,来攻击伊藤等藩阀。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伊藤总理大臣
  明治二十五年(1892)夏,伊藤博文奉天皇令重组强有力的藩阀内阁,以抗议会的民党。在这年冬天第四次议会上,关于军舰制造的提案又被议会否决。因此,议会休会二十天。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明治二十五年(1892)夏,在广岛练兵场上,正举行着以中国为假想敌的日本陆海军联合大演习,富于春秋的明治天皇担任统监,披着肩带正在高台上在观览,身旁有第四师团长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胸上挂着德皇和夏威夷国王颁发的勋章。其他幕僚有参谋总长山县有朋、参谋次长川上操六、陆军大臣大山岩、海军大臣西乡从道、陆军次官儿玉源太郎(1895年日本据台后的第四任台湾总督)、总理大臣伊藤博文,比照战时大本营的规模。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第四师团长北白川宫能久亲王
  
当时日本有七个野战师团。番号从一编到六,再加一个可称作天皇御林军的近卫师团,由十五万兵员组成。这些士兵平均年龄二十一岁,比清国兵小八岁,身高较矮,但肺气容量,握力则略胜一筹。陆海军将官则大都适逢壮年。
 
  练兵场上近卫师团和第四师团的士官兵穿着白色的夏季制服架枪休憩。忽见指挥官─山根信成少将挥着旗,两军跃然而起。一股军队由中队长引领一中队近三百人的士兵蹲低进击,他们把刚研发适合日本人体格之村田连发枪架在身上,对着目标射击。除了军队的战力,最让明治天皇满意地就是参谋本部的幕僚对清国情报的刺探。
 
  在参谋次长川上的带领下,参谋桂太郎中佐(1895年日本据台后的第二任台湾总督)、福岛安正少佐,及小川又次少佐,数年来亲赴清国内地探得的情报,其一草一木,一兵一卒等都详细都探听的一清二楚。福岛参谋归国后呈报︰「清国的一大致命弱点就是公然行贿、受贿,这是万恶之源。但清国人对此毫不反省,上至皇帝大臣,下到一兵一卒,无不如此,此爲清国之不治之症,如此国家根本不是日本之对手。」
 
  而小川归国后批评了清国朝野自强运动的目标。强调『强兵为富国之本,而不是富国为强兵之本』,确立日本走向军国主义穷兵黩武的目标。并在《清国征讨策》中,主张在1892年完成对清作战的准备。除了吞并中国重要军港旅顺所在的辽东半岛,还包括山东,长江两岸,同时也将澎湖群岛、台湾全岛划为未来日本的版图,然后分割中国境内十八省,满洲(中国的东北)另立一国,划出西藏、蒙古,均分其力。
 
  陆军虽于该年达成对清作战的预期。但万事俱备,只欠东方。明治天皇针对议会掣肘着海军预算,便发布诏令:「国防之事,苟拖延一日,将遗恨百年,政府和议会需和协一致。今后朕六年之内每年从皇室经费中拨出三十万日元,文武官员各纳其俸给十分之一的月薪上缴国库,用于补充造舰费用!」
 
  于是,受天皇诏敕压迫的民党,一致屈服。他们取消停会决议,三十日开会。决遵诏敕行事。就这样,在明治天皇全力支持下,议院恢复军舰制造费案的的讨论通过。日本民众引颈期盼能制服中国北洋庞然巨物的猎豹出炉了。那是全世界速度最快之巡洋舰吉野,吨位虽略逊松岛舰,但速力达到二十三节(四十一公里),且配合它的速射砲,威力无穷。这艘向英国新购买的军舰就以明治天皇的座骑『吉野』为名。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吉野舰
 
  截至中日甲午战争前夕,日本已经建立了一支拥有六万三千名常备兵和二十三万预备兵的陆军和排水量五万七千吨的海军,超过了北洋海军。排水量相当于十艘定远舰级的军舰,这是日本政府对北洋海军摸底并针对它所组的新舰队。
 
甲午战争的信号
 
  时间来到公元1894年,这年清朝是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马年。日本是明治二十七年。该年到了三月初,北半球出现了日环食的不祥之兆。朝鲜的东学党蜂起,日本报纸竞相刊载,或谓朝鲜政府如果无力镇压,日本应以邻邦之谊派兵予以平定。
   
  此时,办理「海军事务衙门」海军军务的李鸿章,为了向想藉朝鲜乱事出兵
的日本示威。于该年五月主导北洋海军大演习,且校閲海军。并巡视旅顺、威
海卫等重要军港的防务。大閲完毕。李鸿章于公历5月29日奏称:「西洋各国
以舟师纵横海上,船式日新月异。臣鸿章此次在烟台、大连湾(邻近旅顺港旁的
海湾)亲诣英法俄各铁舰,详加察看,规制均极精坚,而英尤胜。即日本蕞尔小
邦,犹能节省经费,岁添巨舰。中国自十四年(光绪年号)北洋海军开办以
后,迄今未添一船。就现在大小二十余艘勤加训练,窃虑后难为继。」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李鸿章
  
  李鸿章上此摺完不久,传来朝鲜国王于5月31日求派兵镇压东学党起事的电报。谁也没想到,这就是甲午战争的信号。根据驻韩委员袁世凯的电报,身兼直隶总督的李鸿章下定决心出兵。当时清国的总督有如同日本陆军大臣的职权,可将省内的兵士征发派遣。直隶总督李鸿章属下的三万名北洋陆军,为选拔中国北方之强壮者,经洋式之训练,称勇兵。这里面包括制外兵,屯田兵。于是,向丁汝昌下令,让「济远」、「扬威」二舰开赴朝鲜汉城(首尔的旧称)的外港仁川,日期是公历6月4日。同时,又命令直隷提督叶志超及曾于清法战争来台戍守的太原镇总兵聂士成,选拔淮军精兵一千五百名,乘招商局轮船,开赴朝鲜。清军将领聂士成公开发出的檄文中,有「爱恤属国」、「保护藩属(属邦)」等字。八日,器械及弹药先由汉城以南的海口—牙山上陆。军队则于6日由大沽口出发。聂士成曾于1884年中法之战,保卫台湾。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袁世凯 聂士成的姓旗
 
  中国援朝的军队于由大沽口出发的这一天。中国驻日公使汪凤藻于7日照会日本,告知中国出兵消息。但身为伊藤内阁的外相(外务大臣)陆奥宗光,早于五天前就从日本驻韩代理公使大鸟的电报上得知。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大鸟特命全权公使
-------------------------------------------------------------------------------------------------------
 
速战速决的战略
 
   陆奥宗光接到中国出兵朝鲜讯息后,欣喜过望。心里盘算着在外交上采取被动的态度,在军事上一定要制敌机先。所以,他在6月2日,于首相伊藤博文的官邸召开会议。在座有伊藤内阁总理大臣、陆军大将参谋总长炽仁亲王殿下和陆军中将参谋本部次长川上操六,除了讨论解散议会,但最重要的是出兵朝鲜。陆奥出示朝鲜代理公使给他的电报,并向与会者说︰「如果中国往朝鲜派遣军队,不论用什么名义,我国也应往朝鲜派出相应之军队,以防不虞。这也是为了维持日、中两国在朝鲜之权力均等」。于是,大家取得尽量不要破坏和平,保全国家名誉的共识。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陆奥外务大臣 川上参谋本部次长
 
但在当天夜晚,陆奥外相和川上次长等在陆奥官邸举行秘密会议,此时,川上次长手中已掌握清政府详细的军事情报。
川上:「从我得到的情报来判断,清国向朝鲜派遣了五千人的军队。与之相对,至少必须动员七、八千人马。」
   陆奥问:「胜算如何?」
   川上:「即使在汉城附近发生冲突,也很容易将对方击破。不过,清国如果听说我们出兵,他们会很快增兵。李鸿章肯定会把他的直属军队淮军四万人中的三万人都派到朝鲜去,这样一来,我们也只能跟着增兵继续增援,日本就再派遣一个师团,在平壤附近再胜一次。那时,清军非讲和不可。」
   陆奥质疑:「总之,刚开始的人数要七、八千?」
   川上:「是的,这是最低人数。」
   陆奥:「但是伊藤首相可能不会同意。他从一开始就是个和平主义者。」
   川上:「那就骗过他。可以骗首相说只派一个旅团,一个旅团只有两千人,这样首相就会同意了。」
   陆奥:「然后呢?」
   川上:「两千是平常的人数,旅团一旦进入战时编制就更多人了。有一种叫『混成旅团』,就是以一个步兵旅团为主体,由所属师团配属砲兵、骑兵、工兵、通信队等使之能独立作战,如此可以增加到七、八千人。首相应该不会注意到这一层。」  
  
  当时,日本动员的力量,如征用全国一千吨以上之船使用,至多同时可输送一个半师团。减掉兵站锱重,可能可输送两个师团的战斗部队。派混成旅团到朝鲜,正符合川上的期望,如此可将军队迅速调动。如以兵马众多之师团为前军,恐现有之运输船不足,且于舰队出航后,无强大护送舰而仅以少数砲舰与运输船同航,则难以预料潜伏于某处之敌舰忽然袭来,故先派混成旅团。
 
  川上:「如果采取决战的方式就有胜算。如果拖长了时间,就会不利。首先日本的财政会露出破绽,另外在国际关系上,俄国和英国肯定要站到清国一边。」
   
  陆奥:「去年春,福岛参谋花九个月完成单骑『横断』俄国的西伯利亚,因此行收集了俄罗斯,及中国的蒙古、满洲 (东北)的军情。根据福岛给我的情报显示,俄国远东兵力比想象的要弱得多,没有充足的军事力量介入朝鲜。俄国不足惧,而英国也终将默认。所以,就如您所说的先和清军进行短期决战。一开战就给对方狠狠的打击,然后看准机会提出讲和,这是战争的基本策略。」
 
  这场甲午战争可以说,是由这两个人一手操纵的。短期取得大胜的事情由川上负责,看准时机赶快讲和的事情由陆奥负责。此秘密会议决定后仅十天,即6月12日,驻地广岛之第五师团旗下的混成旅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在朝鲜的仁川登陆。附带一提,统帅该师团的是大岛义昌陆军少将,是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曾祖父。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大岛陆军少将
 
侵华大本营的成立
 
  5月底,议会通过弹劾内阁提案,并上奏天皇之后,不是伊藤内阁总辞职,就是解散议会,二者必选其一。6月2日当天,伊藤首相携带解散议会和出兵朝鲜这两个重大决议案,参见天皇。获得明治天皇的核可并执行。解散议会的上谕,在当日下午四时送到议长手里。6月5日,陆海军高层得天皇同意,在参谋本部内成立战时大本营。依据大本营条例,战时大本营成立后,天皇就是统率陆海军的大元帅。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日本参谋本部
 
   川上次长等决议往朝鲜派遣混成旅团的事,获得天皇批准。在此同时,外相陆奥宗光把日本将出兵朝鲜的决议告知海相西乡从道。因平时海相可代替海军军令部下达动员命令。于是,西乡命令常备舰队司令官海军中将伊东祐亨所率领之前日在台湾、福州侦察海岸形势的松岛、高雄、千代田三舰迅速返回朝鲜的釜山。同时下令分属于横须贺 (东京外的军港)、吴港(广岛外的军港)、佐世保(长崎外的军港)各镇守府的海军官兵作好战争准备。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高雄舰
 
6月7日,陆海军省分别由该部大臣大山巖与西乡从道下令禁止报纸、杂志报导目前军队进退行动与军事机密、战略有关的消息。报导一律采大本营发表。过两天,日本军方为了煽动国民「对外扩张」之高涨的情绪。陆军省允许出兵朝鲜报导。此后,日本各社多数派遣从军记者,报导战况、战记。总数有六十六社、记者一百一十四名、画工十一名,写真师四名,计一百二十九名。甲午战争爆发后,更以战情报导的「新闻号外」开始竞争。
 
主张和中国海军决战的桦山被重用
 
7月16日,清廷的军机处与总理衙门的联席会议上,得出了对战争应采取慎重态度的结论,除了召袁世凯回国,并派出小数量的增援到朝鲜,陷入了战术和战略的失败。
 
在此同时,日本参谋本部从清国直隶总督所在—天津的日谍那接到警电︰
「清国政府15日调派烟台、牛庄两地陆军一千五百名向朝鲜出发。」
 
这是李鸿章重价租英国怡和公司高陞号等商轮三艘运盛军、淮勇九百五十人,由济远舰管带方伯谦率济远巡洋舰等船,护送运兵及辎重给养去朝鲜牙山增援。
 
此警报接到后,7月17日早上从参谋本部派出急使至伊藤、陆奥等邸告知。九点,有栖川宫炽仁亲王陆军大将、小松宫彰仁亲王陆军大将、山县陆军大将(预备役)、大山陆军大将及西乡海军大将、中牟田海军中将、桦山海军中将、榎本武扬海军中将、川上陆军中将、儿玉陆军少将等和其他佐官于宫中伺候开大会议。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有栖川宫陆军大将
 
此次会议除了作出了以后每周的周二、周五为大本营定期举行之例会的时间,同时还做了一次重要人事变动。即将海军中将中牟田仓之助免去海军军令部长,转枢密顾问,原职由桦山接任,即日起和枢密顾问官陆军中将高岛赴日本海军根据地的佐世保,以表明日本对中国开战的决心。
 
桦山资纪因四年前主张和中国海军决战而被罢官,此次从枢密顾问官回归现役,换下了中牟田仓之助成为海军军令部长,是海相西乡从道怂恿天皇的结果。因西乡从道曾向中牟田咨询,如果与清国开战,日本海军的前景如何,中牟田当即回答︰「谁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难道指望日本在战争中打赢清国吗?我们毕竟战胜不了他们的海军。」
   
  西乡从道也有同感,但他觉得,如果有周全的策略,也未见不能取胜。所以,西乡遂利用此次大本营御前会议撤了中牟田的职,起用了预备役出身、多少有点匹夫之勇的桦山资纪。而且不设军令部次长,就让桦山一人唱独角戏。
-------------------------------------------------------------------------------------------------------
日本决定对中国出兵
 
   1895年7月17日这一场明治天皇在皇宫主持召开的大本营御前会议。除了确认日本海军在这次战争中应采取以进攻为主的战略计划。并采纳萨摩藩之狂热扩张主义者的大山大将及川上中将之建议,制定了作战计划,准备以短期作战的方式,效法三十余年前的英法联军,攻占清国首都,逼迫清廷订下城下之盟。
 
第一期作战︰令驻地在广岛的第五师团侵入朝鲜,牵制及驱逐清军,扶植朝鲜独立。并派日本联合舰队寻机与北洋海军作战,夺取黄海和渤海的制海权;第二期作战︰海权到手,输送陆军至直隶平原,在清朝直隷平原与清军进行主力决战,夺取清国首都的门户─天津,兵临北京迫清廷作城下之盟。
 
   当时会议上所展示的是一幅参谋本部陆地测量部精心测绘的一百二十万分之一(每公分十二公里)清国北方地图。这是该单位参照曾踏过同地之西方列强之测绘者,还有参谋本部派出谍报人员之随机量测的结果,和现在地图相较,误差不大。该地图详细列出了清国北方的山、河、村、路、铁路、电线、长城、砲台、营房及其沿岸要地之间多少海浬(一海浬等于一点八公里)等详细。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日谍刺探之清国北方地图之局部─天津附近
 
   地图所列出,清国京畿要地大沽(口),东临辽东半岛与山东半岛之间的渤海湾,自古以来就是拱卫北京、天津的要地。冬季冰封时,敌军船只无法驶入。而首都北京所在为直隶省(今河北省),为一大片直隷平原(黄淮平原一部分) 故日本人照西方将该省东临的海─渤海湾,称作直隶湾(Gulf of Chihli)。
  
   故清朝在在甲午战争前于大沽、威海卫、旅顺这铁三角,就已建成北洋舰队的基地。日本大本营的作战目标就是将此三要地拿下,输送陆军至直隶平原,与清军进行主力决战,逼近离大沽只有一百七十公里的北京,迫清廷作城下之盟。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日谍刺探之旅顺军港全景
 
  以下是开战前中国和日本国力的比较。中国领土面积一千一百四十万平方公里,日本为三十七万多平方公里,国土只有中国的三十分之一,台湾则为三万六千平方公里。中国是有着四亿人口的亚洲大国,日本只有四千万人口。台湾人口则为三百余万人。日本拥有的铁路长达三千多公里,而中国加上至战争爆发前夕已修通之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总长为四百公里,台湾岛内铁路约占四分之一总长度。
 
赋予舰队先发制人的的行动自由
 
  7月20日,桦山资纪带着参谋总长有栖川宫炽仁亲王的密令乘船离开横须贺。22日下午五时,桦山抵达日本联合舰队聚泊的佐世保,传达了到朝鲜海面伺机袭击北洋舰队的命令。在此之前。海军大臣西乡已先询问外相陆奥 。  
   
    西乡:「若于此最后通牒期间(7月19-24日)后遇中国舰队,或中国有更增派军队之事实,日本舰队立即开战,在外交上有无困难?」
    陆奥:「作为外交上的顺序,没有什么问题。」陆奥如此果断地回答。这就赋予了日本联合舰队袭击北洋舰队的行动自由。
 
   所以,伊东祐亨先接获西乡从道的命令,明确了舰队出海的任务。22日午前十一时,伊东召集各舰长开会,研究舰队的编队问题。会上,决定本队分为两个小队,又划分了第一和第二两个游击队。午后二时,第一游击队司令官吉野舰舰长坪井航三发出集合令,商讨关于游击顺序等问题。至此,日本联合舰队已做好了袭击北洋舰队的战术准备。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伊东海军中将 坪井海军少将
 
第一游击队先发,次为本队,再次为第二游击队、鱼雷艇队、护卫舰等。其航次序列是:第一游击队:吉野(常备舰队旗舰)、秋津洲、浪速。本队:第一小队:松岛(联合舰队旗舰)、千代田、高千穗;第二小队:桥立、筑紫、严岛。第二游击队:葛城(西海舰队旗舰)、天龙、高雄、大和。
   
7月23日, 伊东祐亨登上了佐世保港内的旗舰松岛号,上午十一时,他对麾下的舰队挂出了信号︰「按照预定顺序,出港!」这是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发出的第一个信号。当时,军令部长桦山资纪坐着蒸汽船高砂号为他们送行,在港外的「帆扬岩」把船停下来,对他们升起了色彩鲜艷的信号旗︰「为帝国海军扬名!」
   最先出港的是第一游击队的吉野、秋津洲和浪速,旗舰吉野升起信号旗回答︰「全力以赴!」
   接着乘坐本队松岛号的伊东祐亨回答︰「一定扬名。」
   然后第二游击队的旗舰葛城回答︰「等待凯旋!」
   最后出港的运输船护卫舰爱宕号回答︰「毫无悬念!」
   这一天是晴天。
 
   同日,驻在朝鲜本土的日本军队开始有动作。就在拂晓,日军按原定计划进攻朝鲜王宫。随后,日本驻朝鲜公使大鸟迫使大院君宣布废除中朝一切章程,并授权日军驱逐中国军队。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朝鲜王宫
  
  这位大院君(李昰应),是朝鲜国王李熙之父。十多年前原为旧派首领,主亲华;闵妃,即后来的明成皇后,为新派首领,主亲日。当时,闵妃利用清军势力扫除政敌大院君掌权后,与亲日的改革开化派势力渐行渐远,偏向亲华,史称「甲申政变」。当东学党于甲午年起事后,闵妃极害怕其与大院君相勾结,便怂恿朝鲜国王向清廷求派兵镇压东学党,没想到同时引狼入室,让大院君重新掌权,成为日本魁儡。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朝鲜国王 大院君
 
  此时,清廷有意重新启用建设台湾有成的刘铭传应付朝鲜的紧张情势,他却一再托病不出,并向朝廷提议「不同日军在朝鲜争一城一池,重点保卫东北三省」的正确战略。日本得知刘铭传不再出山后,判断其谋必不用清廷所用,遂大逞其狼子野心。
   7月25日这天,日本舰队已到达牙山口外丰岛海面,伺机袭击清朝军队。开启了甲午战争的导火线。
      本文为独家约稿,如需转载,需要注明来自《海峡两岸网》

作者:张卓如 台湾著名文史工作者
 
责任编辑:美介传媒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独家:台湾乙未抗日战争的前哨战─甲午战争 因北京大学门头照片被李向晖 李国定深圳市美丽新视界文化传播公司起诉的请加微信 附答辩状模板 韩特使要求解除萨德报复 杨洁篪竟这样回答 中国此招一出,文在寅立刻停止非法部署萨德表诚意
为啥美军感慨必须尊重中国:中国一个兵种可轰平小国 侠客岛:这时候派航母来朝鲜半岛 美国你吓唬谁呢 中国回击萨德入韩 红旗19反导系统或已开始值班 美海军增购49架巡逻机 曾多次被我战机拦截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