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与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常委洪智坤的论战一周年记
发布时间:2014-09-17 09:12:45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毕殿龙 | 【字体:
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官方网址:www.zyzhiku.com
内容摘要:与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常委洪智坤的论战一周年记 题记:一年前,为了探讨民进党向大陆抛出宪政共识的诚意和动机,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常委洪智坤特别是其在大陆的粉丝、水军发生了长达两周的论战。值论战一周
与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常委洪智坤的论战一周年记
 
题记:一年前,为了探讨民进党向大陆抛出宪政共识的诚意和动机,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常委洪智坤特别是其在大陆的粉丝、水军发生了长达两周的论战。值论战一周年将届之际,拿出当时的辩论,仍然有很多方面值得玩味。是为记
 
 洪智坤爽约毕殿龙是不堪还是不值一战?
 
在笔者应约要和洪智坤(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委员)讨论,和之后要写一篇给洪智坤的公开信的时候,就有朋友劝老毕。不要选择这个人做你的辩论对手,没得降低了自己身份。笔者本就没有身份,自然也不怕被降低。笔者也颇为熟悉梁实秋的《骂人的艺术》的法则,讨论也要选个比自己高很多的对手。就台湾而言,写公开信应该给马英九,至少也要给王郁琦,或者是绿营的苏贞昌、谢长廷、蔡英文这叫结交权贵;如果找有思想和厚度的,在绿营起码也要选择林浊水和郭正亮;如果要闹动静搏出位则要选择南方朔和李敖。即便他们不回应,起码看上去选择的起点还高。
 
老毕写文第一追求的是不吐不快,对名利尽管还做不到淡漠,但也不会为名求名那么热衷。
 
选择和愿意和洪智坤先生交流,是因为他在大陆的一些表现和行为,让笔者有不吐不快之感。洪智坤先生的铁杆粉丝代为邀约在新浪微博进行关于民进党的宪政共识,对大陆有没有诚意的问题,进行请教。答应来的洪智坤先生一个晚上都没有出现,反而让笔者因为在博文中不能盲目接受民进党的宪政共识,而被其粉丝骂得个狗血喷头。第二天,洪智坤先生,终于露了一下面。留下一句:看了毕先生的思想和语言索然无味,就再没有出现。
 
鄙人不认为这就是洪智坤先生是在自己眉头上写了个“怕”字。民进党人是愈战愈勇的。而且在大陆讨论时,洪智坤先生的粉丝成群结队,笔者反而是孤家寡人。洪智坤先生的临阵退缩,未免让洪其粉丝有点失望。因为他们对洪智坤先生的评价是,比郭正亮、邱毅、陈文茜都更深邃、治学踏实,为人直率、热情,和更不偏执,尤其是不像他们为共产党收买。为了宪政共识,洪智坤还专门向大陆网友征集意见等等。他们认为洪智坤不能应约讨论是因为新浪微博封了洪先生的ID。他们不愿意相信,洪智坤先生不参与讨论是真的。他们坚信,洪智坤先生无需像他们那样用骂的方式,就能够反驳的毕某无言。他们给出的自我安慰的解释是洪先生因受限无法在新浪发言。
 
退一步讲,洪智坤先生,也知道在联合新闻网开了博文,邀请其在不会被封号,可以自由交流的地方交流。洪先生不出现,没有其他原因,是他认为笔者真的没有交流或者是利用的价值。
 
         洪智坤新浪ID被封百多次频频复活是坚韧还是无耻
 
谈到受限,这就很自然涉及到洪智坤先生在新浪微博被封号然后转世(微博ID被封之后,重新注册新的ID,洪智坤先生称之为转世),到现在应该有100多次了。笔者对ID被封的态度(直到现在还没有被封过)是,第一次被封之后,首先检讨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自己的发言是否有什么不妥?如果没有,那就是网站自身的尺度和坚持问题。最多转世三两次,如果自己又不想被制约,又想发言,就会自己选择离开。这并不妨碍自己对这个网站在其他地方鞭挞其封闭和保守。对绿营主导的论坛,不推荐自己不喜欢的文章,绿营政治人物不允许他人在自己文章下面留言。这都是应该被尊重的规则。尽管不是所有的规则都合理,而不合理的规则你不一定要尊重他,但却需要遵守他。对牛弹琴,不是牛的错,是自己选择错了倾听的对象。在新浪微博,还有很多的其他的台湾人,也同样没有洪智坤了先生这样被频频封号的问题。除了入乡随俗之外,大概不需要太多的诀窍。
 
洪智坤先生能够转世100多次,仍然锲而不舍,势必不是为了恶作剧的好玩才会这样。因为无论是出于个人的尊严,还是有效交流的目的,都应该适可而止的。这行为不仅仅是对规则制定者的羞辱,也是对自己修养的一个检视。否则,除非一定有十分宏大的目标,才值得他那样忍辱负重。尽管不了解洪先生,但坚信洪先生不是一个没有礼貌和修养的人。剩下的只能想:是什么目标比让其在台湾参与政治角逐更吸引他呢?
 
这从洪智坤先生的大陆的粉丝身上有了一些初步的解读:洪智坤先生是为了推动两岸共同宪政而锲而不舍的!事实上,洪智坤先生在新浪已经不是一个以个人交流为目标。他不需要交流,只需要授课和倡导;他不要听别人怎么说,只需要别人听他说什么;不但要传道,而且还要有组织性地传道。由一个人抛出一个议题,让所有能够参与的粉丝,群聚而上。形成一个相对的多数,营造一个只有和只能容纳一种声音的氛围。辩论的方式,就是不要看辩论基础是什么,像机器人一样,按照自己的诉求竖起一个稻草人,只顾自己说自己的,别人不认同,就集体开骂(见上一篇的交流记录)。他们倡导的是宪政和民主的大题目,却用民主自由的规则,粗暴地干涉别人的选择,不是用说服、沟通的方式,而是用谩骂和压制的手段。民主自由,在他的大部分粉丝那里就成了谩骂压制他人自由的方便的工具。
 
洪智坤先生每次转世,之所以能够迅速长大,就是因为他在大陆有一群粉丝,一旦他注册个新的ID立即互粉跟随。这也是其轻松转世复活并迅速长大的原因。否则,按照正常的被封和增加互粉用户,他就因为繁琐而且不能迅速造成影响而放弃转世了。
 
在网上不要看其内容如何,仅看其形式,特别是其旗下的粉丝骂人者很多,这足以影响到整个网站交流的环境:因为这种交流不但是不洁净的,而且也不是自然形成的不洁净;这种近似组织和鼓噪而形成的粉丝大军,不是为了更好地交流,而是在不遗余力推销自己的理念的时候,不惜扰乱整个的交流秩序。尽管没有看过洪智坤先生的发言,但也足以判断其被封ID是很自然的了。原本有的一些同情和遗憾,也就荡然无存了。
 
          洪智坤在大陆频频转世推广宪政居心叵测?
 
洪智坤先生的ID频频被封,其粉丝抱屈说,洪智坤好心好意为了两岸推广宪政,应该给予支持。洪智坤先生在大陆不遗余力推行宪政真的是要解救大陆人民于水火,或是以此来推动两岸的和解吗?其真正的居心何在?
 
有个绿营的朋友在台湾本人部落格里的留言,揭示了洪智坤真正的目的:过去民进党关门只管台湾事是错的,因为中国时刻想并吞台湾,只有进入中国啓蒙反共民主力量在中国对共党差生制衡,才是对台湾最大的保护。洪智坤没做错,而是共党害怕了,想在其坐大前消灭他。邱义(邱毅)、郭铮亮(郭正亮)、陈文芊(陈文茜)之流,早已投靠中共,成为中国分化台湾的模范人物。
 
笔者尽管有足够的怀疑他也许会这样做,,但本人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洪智坤先生到大陆,就是要搅扰大陆时局,减轻台独遭受的正面压力。暂且不排除他善恶两方面都可能有的两种状态分析他的所作所为。
 
但无论是善心还是恶意,他的做法都是无法被放心支持,甚至是应该摒弃的:
 
其一,他如果是善意地推动大陆的宪政,无论他是作为个人还是代表民进党,这样的做法都不尽合适。首先,他选择的推广对象和推广的方式,不但不能让大陆的宪政理念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还会没有价值地耗尽大陆本就不多的宝贵资源。
 
粗糙的急功近利的召唤,都是一些容易被影响的中下层的、情绪激烈愤懑,没有多少表述能力的人。看看讨论中骂人的粉丝的比例就可见一斑。这些人推动宪政,你能够指望他们做出什么
 
另外,这样也是非常残忍的。洪智坤被封号之后,只要转身再注册一个ID转世重生就是了。但被其召唤其来的所谓为宪政奋斗的粉丝们,却并不那么简单。他的这种交流方式,非但没有比写成系统的论述让他们看,更有正面作用,反而会给对其崇拜得五体投地的粉丝带来实质性的风险和困扰。这是对大陆有限的民主资源一种透支。
 
如果洪智坤先生在大陆推行宪政是善意的,就应该先练好自己的内功、表现诚意:先发表一些对自己所在政党在民主质素、宪政理念做一个检讨。如果真的要交流,就应该到一个可以放开系统交流的地方,不能高高在上,自认为比别人高一头,只是宣讲,而不接受交流。
 
真正的善意是放弃台独党纲,然后对推动两岸宪政共识才更有力。正如笔者在前文中所分析的那样。如果民进党放弃台独党纲再倡导两岸宪政共识,势必会给大陆当局更大的压力,也能让大陆民众感到更多的诚意,会有更多的拥护者,笔者的三篇文章和许多讨论,就完全就没有出炉的必要了。我也会成为民进党的粉丝。
 
其二,如果洪智坤是为了民进党遂行台独目的,以攻为守,以宪政做武器。不计大陆粉丝们的前途和死活。只是拿他们做炮灰。就像在台湾残忍地利用自己绿营的支持者那样,消费台独、骗取选票,则其心可诛,其ID不但应该被封,而且还应该被公开谴责。
 
至少有一些证据支持洪智坤先生煽动大陆民众推行所谓的宪政,是别有用心的。其一,如果洪先生真是在交流,而不是组织和召唤,自己在新浪微博叫什么ID都不重要,和什么人交流,也不重要。如果是朋友交流,不用微博,则还有其他的交流方式。但洪先生频频复活之后,再立即让人通知所有的粉丝,最快地环绕在他的周围,其用心可想而知了。
 
洪智坤如果带着去策反的目的,去动员缓解台独压力的大陆南部民众一样,没有知识,只有激情,不讲说服,不要沟通,只要讲课,不是交流,而是实质组织。认为民进党不放弃台独党纲就认为自己可以纠结大批大陆民众推行宪政,这是小看大陆人都没有脑袋,可以被欺骗和利用。没有诚意,不认同一个祖先,如果要谈宪政也向更高端的美国请教,何必请一个别有用心、包藏祸心的民进党,而且是洪智坤来做导师呢?因为在民主素养和示范方面民进党并不是一个好的标杆。在之前,应该先让自己的同人在议会比人头而不是比拳头,不要再高族群撕裂,不要再用民主的规则,来让自己践踏别人的选择和自由起来,更方便、和不容易被惩罚。
 
            无交集皆因彼此都不是被催眠的对象
 
不是因为要自高身份或者自降品味,才找洪智坤先生交流,是因为鄙人比较不喜欢将交流的对象当作自己的学生,被洗脑和欺骗。笔者经历得洗脑已经够多了。洪智坤如果不在笔者家门口冒个泡,走了也就走了,也不会再有这篇文章。但如果在大陆那边只是冒了个泡,再说这家伙的观点和语言索然无味。那感觉就像我一个行脚僧,被一个劫道的遇上了,仅是看了看鄙人的光头,就狠狠地在地上吐口吐沫:呸!呸!显然先生也没有发誓不抢劫和尚,只是觉得我这个和尚没有钱而已。现在笔者的做法是:臭劫道的,洒家有钱!
 
洒家有钱,唤洪先生回来,也不是任由你抢劫一把,洒家也是个酒肉和尚,说不定要在劫道的身上发个小财,但这需要看看彼此的武功。
 
有人说,洪智坤是在以各种借口在规避交流,是因为看过鄙人的文章,被迅速说服或洗脑的可能性不大。的确,对有目的、以驯化、洗脑为目标的人来说,笔者也许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就像催眠师不喜欢意志坚定的人,邪祟喜欢入侵和附着在体弱多病的个体上一样。
 
但仅就交流来讲,自认为还能够做到理性和不胡搅蛮缠。希望有一天能够亲自听到洪智坤先生在大陆频频转世的其他解释。在这之前,只能认为他有更宏大的图谋。只是不知道他是受到党的指派,还是自认为水平很高、很勇敢,孤身杀入敌营,如入无人之境。
 
大陆也许特别需要民主和宪政,但现在还指望不上民进党或者洪智坤。病笃才不能乱投医。被人胡里胡涂利用是愚蠢的;追求的东西靠别人施舍是懒惰的,好高骛远、崇尚空谈,是无益的。有价值的东西,不但要靠自己,而且不要则已,要就要瞄准一个很高的起点,从点滴做起。
 
因为言语尽量不让洪智坤先生觉得索然无味,鄙人尽量将这篇自说自话,写得更富有变化一些。如果有味,就请洪智坤先生,过来交流一下;如果感觉还是无味,来了也可以假装看不到,鄙人不会死缠烂打,频频转世化名去找你麻烦。
 
钦此!(薛蛮子大V做皇帝的感觉,洪先生应该初尝滋味了吧)
 
       毕殿龙
 
责任编辑:企业文化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闻大杂烩 丽人风姿 书画家元植(李林)作品集 著名书画家李同安书画作品集
上海红旗电缆(集团)公司厂区一角 世界无车日 多地遭遇堵车 一组简单而富有哲理的插画你能读懂多少? 南海專輯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与台湾民进党中执委常委洪智坤的论战一周年记]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