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彭念:中国在南亚的进取性外交
发布时间:2018-02-22 09:18:19 | 文章来源:台湾鹰传媒 | 作者:彭念 | 【字体:
欢迎访问海峡两岸网。官方网址:www.zyzhiku.com
内容摘要:近日,印度洋島國馬爾代夫政局突陷動盪。本來,這只是一個邊緣小國的內政,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出乎意料的是,外界對馬爾代夫亂局給予高度關注。只是,關注的焦點並不在於馬爾代夫政府與反對派之間的恩恩怨怨,而是中印兩國
近日,印度洋島國馬爾代夫政局突陷動盪。本來,這只是一個邊緣小國的內政,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出乎意料的是,外界對馬爾代夫亂局給予高度關注。只是,關注的焦點並不在於馬爾代夫政府與反對派之間的恩恩怨怨,而是中印兩國在馬爾代夫亂局中所扮演的角色。
彭念:中国在南亚的进取性外交
在馬爾代夫政局動盪之際,馬爾代夫前總統納西德在《印度快報》上發文指責中國“掠奪”馬爾代夫土地資源,試圖將中國誣陷成馬爾代夫此輪政局動盪的重要外部因素。與此同時,馬爾代夫總統特使到訪北京,尋求中國的幫助。中國則公開表示支持馬爾代夫政府。這讓與馬爾代夫長期保持特殊關係的印度坐立不安。印度媒體也不斷叫囂以武力干涉馬爾代夫內政。一時間,馬爾代夫成為中印兩國角力的中心。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中印第一次在南亞“短兵相接”。在此之前的尼泊爾亂局中,中國也對尼泊爾政府提供了外交支持及經濟援助。與尼泊爾相鄰的不丹雖然沒有與中國建交,但其與中國的接觸在近年來也不斷增多。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訪問過孟加拉,中孟關係逐步走近。近日,中國公司承建位於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也成功運營,這標誌著中斯關係的持續緊密化。至於中巴“鐵哥們”關係就更不用說了。

由此可見,中國近年來逐步加大對南亞地區的外交資源投放力度,主動強化中國在南亞地區的經濟戰略影響力。這一方面與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密切相關;另一方面也與中印關係競爭態勢凸顯有關。在“一帶一路”戰略中,南亞是中國西南方向的一個主攻方向。

因此,中國在近年來主動加強與南亞國家的經濟政治交往,以推動“一帶一路”戰略在西南方向取得進展。事實上,中國與南亞國家之間的高層互訪基本都會談及“一帶一路”戰略,尤其是在地緣地位重要的巴基斯坦、尼泊爾和斯里蘭卡。

除此之外,中印關係在去年的洞朗對峙事件以後,一直沒有得到有效修復。不僅如此,中印對彼此的負面感知還進一步擴大,戰略競爭態勢更加明顯。近日,中國知名南亞問題專家葉海林直接指出中印不可能做朋友。這也在中國的南亞研究學界引起共鳴。

在競爭主導中印關係的背景下,中國也必須強化其在南亞地區的戰略存在。這既能夠提升中國在南亞對印度的競爭優勢,也能緩解印度“東進”政策對中國形成的戰略壓力。換言之,在印度致力於強化與東盟(亞細安)及日本的關係,並以此提升對中國的戰略壓力時,中國?必然會?增強在南亞地區的影響力,以對沖印度“東進”所帶來的壓力。

中國在南亞的進取外交自然引起了南亞“霸主”印度的強烈擔憂和不滿。在印度看來,南亞一直以來都是印度的傳統勢力範圍。任何國家以任何形式試圖擴充在南亞地區經濟戰略利益的行為,都是印度所不能容忍的。正因如此,印度一直對中國與南亞國家的交往關注有加,尤其是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之後。

作為對中國在南亞進取外交的有效應對,印度總理莫迪在上任以後選擇南亞鄰國作為首要出訪對象,致力於恢復並鞏固印度在南亞地區的“霸主”地位。南亞國家一直以來都是印度對外援助的優先方向。在南亞地區事務上,尤其南亞國家內政上,印度一直防止外部勢力的干預。

儘管如此,印度並沒有贏得南亞國家的心,也沒有成功阻止域外國家對南亞事務的干涉。事實上,印度的南亞鄰國對印度一直以來都是懼怕多於歡迎。就連獨立之初與印度關係親密的孟加拉也與印度糾紛不斷。就更別提對印度敢怒不敢言的尼泊爾,不丹及馬爾代夫等國。比如,馬爾代夫現任總統亞明上臺之後主動與印度保持距離,並與中國發展緊密關係。

尼泊爾更是熱衷於強化與中國的經濟聯繫,從而減弱對印度的依賴。在洞朗對峙事件中,不丹也對印度以保護不丹為藉口,越境干擾中國正常修路計畫心生怨恨。而印度則缺乏足夠的能力來削弱南亞?鄰?國的“離心傾向”,這就直接導致這些國家主動尋求域外國家來減輕對印度的依賴和威脅感知。

此次馬爾代夫政局發生動盪後,馬爾代夫總統特使旋即訪華尋求支持就是明證。中國一方面強調不干涉馬爾代夫內政;另一方面又公開表示支持馬爾代夫現政府。由於中國在馬爾代夫擁有眾多經濟利益,中國當然不希望印度深度介入馬爾代夫政局。尤其是印度有可能借助此次馬爾代夫亂局來扶持親印度政權,威脅中國在馬爾代夫的海外利益。

因此,中國表示其他國家要在尊重馬爾代夫意願的前提下,對馬爾代夫提供建設性幫助。這番話顯然是對印度說的。至少,印度應該明白,強行介入馬爾代夫內政不僅違背馬爾代夫的意願,也是中國所不能同意的。

總體而言,中國正在提升其對南亞地區的外交資源投放力度,對南亞採取進取外交。這一方面有助於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戰略,也有利於中國減輕印度“東進”所帶來的戰略壓力。而印度則對中國在南亞日益增多的經濟戰略存在深感不安,並採取措施予以應對。

在這種背景下,中印在南亞的角力不僅不會停止,還會有所上升,儘管中國也嘗試性地提出過中國—印度—尼泊爾三方合作等倡議(印度對此沒興趣)。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博士生
责任编辑:美介传媒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美介传媒-中一智库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彭念:中国在南亚的进取性外交 毕殿龙/中美南海之争会否开打? 外媒:俄战机叙境内遭击落 美否认向叙武装供“毒刺” 特朗普国情咨文重提大国竞争 对华新战略充斥冷战思维
畢殿龍:美國想要一個什麼樣的台灣? 毕殿龙:中韩友好有助于东北亚安全 毕殿龙:朝鲜发生特异情况时中国必备的预案 【解局】不谈“亚太”谈“印太”,特朗普访华前的表态在暗示什么?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